qq56267050找我上qq👌沉迷于语c

7056

是午后时分。雪花纷纷扬扬从空中飘落,打着哈欠从山顶的小亭里走出来。群山白雪素裹,偶尔有树枝不堪雪堆之重,使得枝桠弯曲奏起落雪之声。
“唔....真是安逸啊。”

踮起脚眺望炊烟寥寥的白民之国。冷风掺杂着霜雪吹得几缕碎发来回飘动, 风雪侵入肺腑,刺骨冰凉,宿醉之后地昏沉被一驱而散。

“现在是何时了呢?....还是不要在意这些了。去白民之国喝酒吧。”想起宿醉前交得几位酒友,嘴角不自觉勾勒弧度。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因为宿醉睡好久呢。

——都死了。在自己贪睡的时候。

“他们离开很久了吗。我?....故人罢了。”

光阴于我本无太多关联。唯靠这繁花朵朵识其入春, 细雨依依识其入夏,红叶片片...

恶魔表格
姓名:艾斯特尔
性别:男
年龄(表面): 25
性格:[30+] 随心所欲,是被宠坏的孩子,耐不住寂寞和无聊,对女孩子有着无限的耐心 认准的事情绝不会改变。不擅长听别人的意见。
现世形态:[人类形态]穿着一身黑底红纹的紧身宽袖式贵爵服饰,内部白色镂花的方巾与衬衣在黑色背心的衬托下格外显眼,绯色十字字纹式的骑士长筒黑靴沿膝覆裹而上,仅是一条纯黑腰带宽松地收束腰身,整体看起来松紧有致,金色地长发被绑成马尾垂在身后。
真实形态:扭曲成条状的黑影
身世:是大城主的小儿子,因为有长兄的存在所以一直无忧无虑,平日里只有四处玩乐招蜂惹蝶。因为惹上疾病而早早去世了,不甘还没有玩的痛快就死,在堕入adyss后...

坐拥满满一堆bg小说的老白,今天还是没有写出甜到腻死人的文章。笑容凝固

红发男:头发,缠住了....
金发女:诶,那你帮我弄一下吧?
红发男:....好【脸红jpg】

kirin产出小分队:

庆国庆迎中秋!一如既往的节庆抽奖来啦~

各位亲爱的Master想必也趁着这个假期在治愈的白沙滩里领略FGO肝材料的艰辛~

为了慰问广大Master,我们将会献上一份小礼物来庆祝双节和活动,也祝愿大家都能愉快地肝到泳装师匠~抽出心仪的从者~

今次抽奖的内容为【日版】塔罗牌(含牌&说明书&线稿集),会从对本条博客点赞、推荐以及转发的Master中随机抽出1~3位进行赠送。

想要购入大陆版的Master们可以点击这里进行购买→【套装点我】  【单购点我】

大陆版大套装内含烫金书盒、烫金桌布、外出随行袋、纸胶带2卷...

欢迎来到恶魔幸福安心委员会☆【一】

看了火虫虫大大的手书便有了这个脑洞,应该会连载,提前说明,内含圣瓦,西玉,其余则是乙女向。

你是一位大学生,你所加入的大学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必须加入一个社团。所以作为新生的你在报名社团时生病了,导致其余社团早已满人,你被强制分配到了一个奇怪的社团。

恶魔幸福安心委员会?这么中二的名字.....到底是谁取的。你心里想着,抱着一些食物,敲着画着奇怪橙漩涡的绿边大门。因为你长期生病的缘故,导致缺席很久,所以为了弥补自己的形象你带了自己特质的饼干。

“唔,吧唧吧唧.....进来吧。”
听着女子隐藏在咀嚼食物声音后的甜美嗓音,你犹豫地推开大门,小步走了进去。
“您好,我是xxx·xxx...

奇怪的三十题【内含圣瓦,西玉,刀龙x老爹等】

自从看了火虫虫大大的手书,就去重新看了一遍成龙历险记,我当年太年轻了,完全没有发现里面有那么多cp,特别是刀龙x老爹,刀龙输的那个时候简直是一脸傲娇地说“可恶的老家伙。”

【奇怪的三十题】
1 间接性亲吻
“该死的圣主,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离开我的身体?”
瓦龙一脸气愤地坐在餐桌前,指着桌子上的镜子,里面隐隐约约显示地是一张被恶龙所笼罩的熟悉的脸孔。那从喉咙里挤出的嘶哑声缓缓说着“瓦龙,我也不想被你的身体所囚禁,我真希望那些废物能为我解放我的兄弟姐妹。”
“再废物也是我的手下。”瓦龙顺手打开一旁放在冰桶里的威士忌倒入酒杯里,晶莹剔透地液体摇晃着,冰凉顺着喉咙流入胃稍微安抚了瓦龙烦躁的内心。
“现在可没有...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什么,转载还能改文章?蒙逼脸。

絺章绘句:

扩散一下。望周知。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

*戏院paro
*148  后藤藤四郎
*Le Théâtre du Grand-Guignol.
过分冷清的月亮镶嵌在与之相反幽深的天空中,不远处的古老时钟塔已经敲响了十二次。正式宣告第二天的到来。坐在戏院的门口旁边的箱子上来回晃着双腿,嘴上叼着不知道从哪里采来的狗尾巴草细细的用刷子清理戏院的道具,虽然同样作为演员,但好像因为孩子的角色太少不能和弟弟抢就只能先做做这道具师的工作。
“怎么看我都是成熟的哥哥吧——”举着因为长途运输而染上灰尘的宝石链子,透过红色耀眼的宝石看向月亮。
“哇呜,真漂亮,闪闪发亮呢。”将其放在一边,继续搭理其他的道具,按照大将的话是明天,不,...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