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56267050找我上qq👌沉迷于语c

【阴阳师,一目连x你】一目连也很烦恼自己的妻子怎么那么爱哭?

@魔星星_沉迷输出的非洲阴阳师
梗主
一目连嫁我!
设定:一目连没有觉醒前是个温柔少年,觉醒后就是青年了。

你叫xxx,是一位可以看见妖怪的人。这个能力从小就跟随你,小时候你还分不清妖怪与人类的区别,总是会拉着你的母亲指着站在阴暗角落的妖怪询问到
“母亲,母亲,为什么那个人头上有角呢?”
“啊啦,什么什么?哪里?”母亲转身,看向哪里“可是,什么也没有啊?”
“但是母亲,他在看我 .....”那阴森森的气息让人害怕,妖怪舔着自己巨大的手向你走来“咕哼哼,人类的孩子居然看见我了,吃掉你吧.....”
唔,你惊恐的张大眼睛,紧紧拽着母亲的衣服“快走吧快走吧”
“你这孩子”你母亲无奈地拉着你离开了
“别走,别走人类的孩子”妖怪似乎无法离开阴暗之处,只能徘徊在角落里注视着你“我会吃了你的,真的会!”
这个能见妖怪的能力到底还是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为了不让妖怪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伤害旁人,你总是假装看不见他们减少与别人的交流,但你身上浓郁的灵力还是吸引了不少妖怪。这同意使你没有朋友。毕竟就算长得在好看,但懂不懂就露出惊恐的样子,也不愿多于人交流。也总会使你失去友谊。

——————————
这天你又是一个人回家,突然一只不知名的妖怪又向你追来
“真是的,怎么又来了”你撒腿就跑。祈祷能甩掉妖怪。
“呼呼呼”你回头看了看,妖怪不见了。总算松了口气,扶着树看了看已经天黑的夜空。自己是跑到树林里来了吗?可是,自己居住的城市没有树林啊。
你打开手机,没有信号。这里是什么深山老林吗?
唉。你小心地凭着手机的亮光往前走 事实证明,一个人在树林里还是夜晚很容易迷路。你走累了,有点害怕的靠坐在树下。走不动了。好累。
惨淡的月光洒满大地,荒寂的草丛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生出无数诡秘暗影,远远望去如同幽森的亡灵火焰,生生不息。你打着寒颤祈祷没有妖怪出现,果然夜晚不能说妖怪 你看着想吃掉你的妖怪,努力爬起来逃跑,一把狠自己为什么要走跑到这里躲妖怪。
“躲开”一声清脆的少年声音让你吓了一跳,却下意识低头。一条龙从你头上飞过击到妖怪。
你惊讶地抬头,入眼是一位精致的少年,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一头银粉色的头发,遮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如天空般蔚蓝的眼睛充满着神秘。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你终于来了,我已经学会怎么放纸鸢了。明天我们一起去放吧。”粉色绚丽的龙盘旋在他身后,他踩着木屐向你走来 伸出缠着绑带(?)的手。妖怪!!!但是他为什么要救自己,还终于来了,明明我们并不认识啊。“那个.....”
“嗯?”似乎是自己的手一直没有被牵他有点不满,却还是没有说什么“走吧走吧,我们回神社吧”哎???
他不顾你的反抗直接拉着你往回走“你怎么没有穿那件和服?你母亲呢?”他的手好凉。你不知觉的握紧他的手。
那是一间破烂的神社,在很偏僻的山深处。他把你带到神社里就凑到里面拿东西了,一段翻箱倒柜的,他喜悦的拿出了一个蝴蝶样子的纸鸢,只不过
“它已经坏了吧?”你看着破破烂烂的纸鸢说到
“嗯?没事,它还能飞”他没有在意这些,把纸鸢放在了一旁。然后,就一直盯着你看了
你被看了有点慌“怎么了?”
“你长大了。我已经好久没有看你了”
我们真的认识吗?你看着少年喜悦的脸始终问不出口。“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去了。
“对,已经很晚了。你该休息了。”他看了看破烂的神社,脱下自己的羽织,拉着你靠着他。你看着他小心为你盖上羽织。似乎注意到你的眼神,他有点脸红,揉了揉你的头“放心 不会冷的”龙围着你们闭上了眼。呼,真温暖......你不知道为什么那么信任那个少年。很快你睡着了。
————————————
一声巨响惊醒了你,你惊讶的张开眼睛。这里是?庙会?人山人海的庙会,几乎把小街挤炸了。每个小货摊前都围满了人,挑拣货物,讨价还价,人声嘈杂。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回来到这里。
你小步走着,衣服却奇艺的变成了和服。这个图案,和他衣服上的一样。一个看不清脸小女孩突然向你跑来,她穿着花色的和服,缠腰的布带后面一个方形的包包,浅色的木屐踏在地上笃笃作响。一头黑发松松的扎在脑袋后面,经过精致修剪的刘海显得可爱。手上却拿着一个蝴蝶纸鸢。
“小心”你叫到,去发现她直接穿过了你。哎!?你惊讶的转头,却发现小女孩已经消失了。消失了....嗯?突然风景又换了,原本热闹的庙会变成阴森森的小路。而那个小女孩却站在哪里。她好像很无措?你走上前看着她,那女孩呆呆站着,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突然却哭了起来“母亲母亲?你在那?”
没事吧?你刚要说话,一声熟悉却有点不同的声音想起,你转头,看见的是,他?
他从小路的尽头而来,小心地靠近小女孩“你怎么了?”
“我,我迷路了....”女孩抽泣地说。
“怎么回事?”他蹲下揉了揉女孩的头
“母亲,带我来祭祀神明大人,还给我买了纸鸢,可是,可是一下子就不见了。”
“祭祀神明”少年激动了不少“我还没有被人类所遗忘.....真是,太好了”眼泪从他的眼睛流出,银粉色的头发隐约要变成银色。
“哥哥?”
“没事,我会帮你找到母亲,你叫什么?”
“xxx,哥哥叫什么?”这不是,我的名字吗?你惊讶的看着,这时候终于看清了女孩的脸——是我?
“一目连”
“哦哦,那我叫哥哥连好了!”
“嗯”
你想起来了,那个少年曾经帮助了迷路的你,为了等你母亲来找你,少年陪你放纸鸢,却笨拙的放不起来,最后他使用了风帮你吹高纸鸢。结束后你把纸鸢送给他并约定好以后一起继续放纸鸢然后跟着找到你的母亲离开了。
——————
“连?”你猛的坐起,刚刚是梦?
“嗯,怎么了?”坐在你前面生起火的那个青年回头,金色的眼睛闪现奇艺的光芒。
“你你你”这幅样子,还有龙,是连。可是怎么变成青年了。
“想起我了?”他放下手中的纸鸢,靠近你,脸凑近你。微微笑了“这是觉醒了。我以为你会熟悉我以前的样子就变回去了。”
“对不起”你突然哭了。
“怎么了?”他抱住你“没事的没事的我在。长大了也爱哭啊”他拍着你的背,小声说着“能再见
真是太好了。寂寞几乎快让我......”
“这次,我不会再留连一个人了”你死死扯着他的衣服“和我回去吧”
“不行,虽然很想走,但是我是这里的神明必须守着这里”他抱着你,轻抚你的秀发。“你能记住我,我就很开心了。”
“那我就留下来,作为你的巫女”
“你.....”他愣了愣,突然吻住你“真的,你是想撩拨我的心吗?”
“连......”
“那么,就这样吧。既然你已经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可不会随便在放开你了”
“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他一字一顿的说着
“我也是。”

小剧场
“连,你刚刚是不是用能力了”
“没有啊”
“那你的纸鸢怎么飞到那么高的”
“这不是夫人说要是我赢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他偷偷亲亲你“我想做些不好的事情.....”

评论 ( 13 )
热度 ( 1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