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56267050找我上qq👌沉迷于语c

是午后时分。雪花纷纷扬扬从空中飘落,打着哈欠从山顶的小亭里走出来。群山白雪素裹,偶尔有树枝不堪雪堆之重,使得枝桠弯曲奏起落雪之声。
“唔....真是安逸啊。”

踮起脚眺望炊烟寥寥的白民之国。冷风掺杂着霜雪吹得几缕碎发来回飘动, 风雪侵入肺腑,刺骨冰凉,宿醉之后地昏沉被一驱而散。

“现在是何时了呢?....还是不要在意这些了。去白民之国喝酒吧。”想起宿醉前交得几位酒友,嘴角不自觉勾勒弧度。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因为宿醉睡好久呢。

——都死了。在自己贪睡的时候。

“他们离开很久了吗。我?....故人罢了。”

光阴于我本无太多关联。唯靠这繁花朵朵识其入春, 细雨依依识其入夏,红叶片片识其入秋,白雪皑皑识其入冬。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沉方才明时光流逝。

恍然间,自己才明白,就算是长寿的白民国的居民,也会先自己一步前往极乐。行走在白民国的街上,静静地展望四周,同样的屋子,同样的道路。只是打闹叫卖的人皆是新面孔。

“......下次,还是少来喝酒吧。”

胸腹郁闷难平,一口浊气灼灼。恰得几朵霜雪缀于捷羽上,化开的雪水湿润眼眸顺着眼角滑下

是雪,亦是泪

评论
热度 ( 2 )